Image
作者:怜蕾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寻访“红色印迹”桃香满园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19-09-15 08:53  |  快讯  |  阅读 0  

南开大学芝琴楼 孙立伟 摄

在南开大学的校园里有一座状如长方形盒子的小楼,长约40米,宽约20米,背后有个凹,占地约800平方米,现为南开大学校友总会办公所在地。这栋不起眼的小楼在南开大学的校园里已有89年之久,但却鲜有人知,其实它还有另外一个好听的名字──芝琴楼。

芝琴楼是南开大学最早的女生宿舍楼,由天津人陈芝琴先生于1929年捐资兴建。南开大学自开办后的第二年便开始招收女生,实行男女同校。刚建校时,学生少,上课、住宿都在教学楼里。1921年暑假后学生人数增加,女同学也比往年增多不少,学校便租赁校外一所民房为女生宿舍。1923年南开大学迁入八里台新校址后,将女生宿舍临时设在柏树村教师住宅的两套住房中。至上世纪20年代末,南开大学在校学生人数已超过400名,女生人数也有几十人,建一座专门的女生宿舍已迫在眉睫。陈芝琴得知此情后,于1929年为南开大学慨捐3万元建造女生宿舍楼,位于秀山堂以西,1930年建成后命名为“芝琴楼”。

陈芝琴不是达官显贵、富商巨贾,虽家境宽裕,但也主要是靠其工作收入和严于律己、勤俭朴素的生活作风积累而成,为了解南开大学的燃眉之急,陈芝琴几经筹措才最终凑齐了这3万元。芝琴楼建成后,学校还专门安排了女生指导员,在女同学自治会的配合下管理女生宿舍。由于管理严格,且在地理位置上与男生宿舍相隔甚远,故芝琴楼一度被戏称为“紫禁城”。

当年的芝琴楼前遍栽桃花,成为南开大学校园内一处独特风景。据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张健介绍,这里还流传着一个南开师生爱国抗日的动人故事。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加紧了侵略中国的态势,驻扎在天津海光寺的日本兵几乎每天都要到南开大学校园里寻衅闹事。他们得知芝琴楼是女生宿舍,早就不怀好意,扬言要在楼周围种上日本的国花──樱花。张伯苓校长马上找足智多谋的段茂澜教授商量对策,连夜在芝琴楼周围种下桃树,日本人发现后虽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1937年7月底,日寇野蛮轰炸南开大学,芝琴楼二层以上全被炸毁,一层大部受损。学校南迁后,陈芝琴又于1939年捐助重庆南开中学建筑费2.5万元,并将该楼命名为“芝琴馆”。抗战胜利后,南开大学北返复校,芝琴楼经过修缮,仍作为女生宿舍。1947年陈芝琴突然在津病逝,其治丧和后事安排均由张伯苓亲自主持。1954年,学校修复芝琴楼,充当教工宿舍和留学生宿舍,后来成为招待所。1976年大地震使芝琴楼再度被毁,修复后改作行政办公的补充用房。

近百年来,这幢小楼几度损毁,又几度修复,至今依然矗立在南开大学的校园里,虽不起眼,却承载了几代爱国人士对南开大学的殷殷守护之情,这背后所发生的故事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小资料

芝琴楼

芝琴楼由天津人陈芝琴先生于1929年捐资兴建,1930年正式建成,并被命名为“芝琴楼”,用于南开大学第一座女生宿舍,现为南开大学校友总会办公地。

陈芝琴(18751947),幼读诗书,长习英语,精通会计,早年做洋行买办,后转至天津英国海关,直到退休。他为人风趣乐观,急公好义,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的知交好友,两人同在天津基督教青年会董事会任事,志趣相投。陈芝琴关心南开成长,热心南开事务,曾担任南开大学商学会顾问,陈家子弟亦在南开学校读书。

来源:天津日报

传递指尖正能量

唱响天津好声音

“津”彩纷呈 等你前来

点击

阅读原文

了解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