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春柏

WTO上诉机构前主席参与的世贸组织改革分论坛,想解决的不只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定义问题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19-11-06 19:30  |  政策  |  阅读 0  

11月5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盛大开幕。当天,作为第二届虹桥国际经济论坛的分论坛,“世贸组织改革与自由贸易协定论坛:路径选择与前景展望”也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如期举办。

论坛由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主持,乌兹别克斯坦副总理加尼耶夫、格鲁吉亚“伙伴基金”总裁、梦想党政治局委员萨加涅利泽、印度尼西亚总统特使、统筹部长卢胡特也出席了论坛。

1

进博会指路经贸合作

格鲁吉亚位于南高加索中西部,因自然风光秀丽,旅游资源丰富,又有“被遗忘的上帝后花园”之称。

格鲁吉亚“伙伴基金”总裁、梦想党政治局委员萨加涅利泽表示,就格鲁吉亚融入全球经济体系而言,世贸组织的成员资格是一项重要的成就,格鲁吉亚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得到了加强。国际贸易组织多边协议,使格鲁吉亚向国际市场出口产品受到保护,参加世贸组织的多边贸易谈判,会使世界贸易进一步自由化。另外,通过与世贸组织合作,格鲁吉亚与欧洲法律框架也会协调一致,这是实现格鲁吉亚一体化战略目标的前提。格鲁吉亚不仅在欧洲地区,而且在世界范围内都在成为贸易枢纽。”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位于中亚内陆地区,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另一个为列支敦士登)。今年,乌兹别克斯坦作为主宾国,参加第二届进博会。

自1994年以来,乌兹别克斯坦便启动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进程,并成立了相关工作组,至今已走过漫长道路。

乌兹别克斯坦副总理加尼耶夫表示,在有十年的时间里,乌兹别克斯坦都在摇摆、选择,要加入世贸还是不加入世贸。“这次进博会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典范,为乌兹别克斯坦指明了方向,指明应该朝哪个方向进行经贸合作。乌兹别克斯坦需要要开放的市场,开放的机遇,要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2

自由贸易带来新机遇

此外,格鲁吉亚也是最早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2015年,格鲁吉亚领先其他中亚地区国家,同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至今已举办了三届格鲁吉亚“一带一路”论坛。

作为与中国自由贸易协议的一部分,格鲁吉亚最大的商品和服务自由贸易市场于2017年开放。与此同时,约有94%的格鲁吉亚出口商品都被免除关税。萨加涅利泽表示,“中国公司也有机会通过格鲁吉亚将其他商品销往欧洲市场。目前,全国各地正在建设的重要基础项目也是丝绸之路的一部分,随着格鲁吉亚进入欧洲国家(市场),这些大国市场也在为格鲁吉亚和格鲁吉亚的伙伴提供新的机遇。”

加尼耶夫指出,贸易自由化下一步的主要方向将是发展自贸区,这是一个非常清晰的总体趋势。加尼耶夫表示,自贸区为乌兹别克斯坦提供了平等的可能,而且也在非常积极地影响所有经济体。虽然世界贸易组织和自贸区之间会存在一些复杂的问题,但是他们之间不会互相成为障碍。

3

贸易自由化谈判

应基于多边精神

印度尼西亚总统特使、统筹部长卢胡特认为,目前的贸易体系仍然是20多年前的谈判结果,并不能完全反映目前贸易的发展现状,需要进行改革,印度尼西亚支持对WTO进行必要改革。

他指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利益差距,导致世贸组织在解决一些至关重要的贸易问题时陷入停滞。所以有一些国家采取单边措施,来保证自己的贸易平衡,这也体现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当中。”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创始成员、前主席詹姆斯 巴克斯也表示,“多边主义之所以要比双边主义更好,一个原因就是双边谈判,特别是大国和小国之间的双边谈判并不是非常平等。”

卢胡特认为,现在在世贸组织进行的一系列贸易自由化谈判,应当基于2001年多边精神以及将要建立的多边贸易安排,不仅要专注于发展,还要考虑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能力。世贸组织应当毫不犹豫地支持最根本的自由贸易原则,开放市场,促进发展,缩小南北之间的发展鸿沟。世贸组织改革必须要支持多边贸易体系的价值,加强非歧视、透明度等多边贸易体系规则,这样才能为国际贸易创造一个稳定、可预期的环境。

4

上诉机构成员

应更加多元化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前法官、主席张月姣认为,总体上来说,上诉机构是富有成效的,可以确保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制稳定和可预见性。上诉机构所发布的报告很重要,也很有影响力,可以供学校和科研机构进行案例研究。“我认为,世贸组织四大功能中,最重要最成功的功能就是上诉机构”。

对于上诉机构改革,张月姣认为,上诉机构的成员构成应该更加多元化,不仅要有来自发达国家的成员,也可以有发展中国家的成员,这样才能维护(机构的)体制。此外,张月姣认为,对于上诉机构的协议也有必要作出共同的解释(此前没有这种共识),并改革冗长的上诉程序,以及页数过多的报告。

5

定义问题与概念滥用

亟需解决

在世贸组织的多项协议中,有许多例外条款,其中,“安全例外”条款尤其引人注目。它允许世贸组织成员方为维护特定的国家安全利益,采取背离WTO的任何原则和规定的措施,相当于开辟了“免责”通道。

对于滥用“国家安全”概念的问题,巴克斯表示,“美国一直在提国家安全的问题,但是这一点在争端解决中行不通的,如果真能行得通,那它就会成为贸易体系的巨大漏洞。任何事情都可以被看成是对国家的威胁,这也是美国人的看法。”

此外,环境问题也一直是争议的源头,巴克斯表示,环境问题不应完全是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出,因为发展中国家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例如气候变化方面,发展中国家其实是受伤害最深的,而其本身又不是主要的气候变化的制造者。

此外,WTO中还有一条“特殊差别待遇”,目的在于让发展中国家在投资贸易方面享受与其他成员不同的待遇。巴克斯指出,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但中国确实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然而,WTO没有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定义,要解决与WTO有关的问题,就要解决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定义问题。

记者 赵璐

/ 好文推荐 /

他们争着点赞!习近平今天的主旨演讲为跨国企业注入强心剂

带你上天入海,时光穿梭70年!在进博会中国馆,看11大亮点,玩转声光电体验

原标题:《WTO上诉机构前主席参与的世贸组织改革分论坛,想解决的不只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定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