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华颠

病毒并不想杀死你?一位病毒学博士这样说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20-01-26 09:57  |  快讯  |  阅读 0  

作为一个学病原微生物的博士,知道病毒感染是个概率学问题,病毒能跨物种传播本来是个偶发事件,这是异种病毒常期暴露之下(的确与常期暴露在野生动物环境)有关,单个早期病例的出现或许已经经过了长时间高浓度的异种病毒暴露,偶发被胞吞进细胞的病毒,通过变异导致后来的疾病。

病毒在人体能增殖又变异,能和宿主受体结合。禽流感是通过神经氨酸酶受体,SARS是通过ACE2蛋白,MERS是通过CD26,所以使用针对神经氨酸酶的达菲对流感有效但对冠状病毒无效,使用恢复期病人B细胞克隆获得治疗性疫苗可以对SARS和MERS有用,但这次测定本次新病毒和已知抗体的亲和力不够,原有SARS时储存的抗体并没有效果。另一方面,病毒所结合的蛋白也决定了病毒致病的phenotype,SARS结合的血管紧张素通路会加重临床伤害,而CD26很少表达在呼吸道上皮所以MERS的传播不如SARS。本次新型流感病毒研究表明,其负责进入细胞的病毒蛋白与SARS很相似,主要还是通过ACE2,所以其传播速率还是很高。从临床表现来说,新型冠状病毒更多的感染下呼吸道细胞,咳嗽等上呼吸道刺激症状并不一定明显。

现在之所以恐慌是,不同与流感或是霍乱鼠疫,不知道如何去特异性治疗,但其实对症也是重要的办法。与17年前不同,在SARS和甲流的抢救经验之后是经过SARS之后,呼吸科感染科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利用呼吸机乃至人工肺结合激素(也有询证证据表明之前SARS和MERS中激素的使用并没有降低死亡率但推迟了病毒清楚的时间)治疗ARDS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在治疗方面北京协和与武汉协和都在不断更新指南,浙江李树兰院士团队积累的“四抗二平衡”(四抗是进行抗病毒治疗、抗休克治疗、抗低氧血症以及抗继发感染。两平衡是维持水电解质酸碱的平衡和微生态的平衡。这个方案还是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在重症抢救中十分重要。

随着康复病人越来越多,有了这样恢复期的病人的血液,就有基础来做抗病毒血清同时应用B细胞克隆可以获得治疗性疫苗,有利于重症病人的抢救,而当下真正大的挑战是,无症状和轻症状病毒感染者的监控,这是重要的传染源,且现在又是春节春运客流移动的时候,现在的高铁比03年非典时更方便,而这次又发生在交通枢纽的武汉,这才是真正的挑战。

但是比控制迁移更重要的是人心认知的控制,病毒并不会主动思考,但人会。其实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是最简单的办法,但是经过早期沟通上的不透明,社会的信任被打破。

对于病情感知往往知道一点时引发的恐惧更大。我们大一时老师就说,你刚学医时会认为得了各种绝症,现在也是如此。现在多数人不是冠状病毒感染的情况,集中去医院就如银行破产前的挤兑,更加会压垮医疗系统,而且可能会发生集中感染。建议大家能在网上先做问诊,武汉地区已经推出社区网格化的初筛,可以降低医院的压力,值得肯定。

关于检测方法,现在检测冠状病毒是用分子生物学方法对RNA病毒标本分离抽提核酸逆转录并扩增,不是有个试剂盒就可以做。必须有严格的环境避免院内感染,三区实验保证结果不会假阳性,还要对结果进行判读。首先这样的技术人员并不多,且医院以往是外送第三方实验室检验,其次是分子生物的手段不像生化免疫自动化程度高,医院一台机器一批也只能做96个,做一批最起码要三四个小时,即使流水线作业一个医院一天最多也只能检测500~1000个。这不像流感用胶体金可以筛查,两三分钟和怀孕验孕一样方法,之后再做分子确认就方便很多。现在检测肯定是跟不上的。根据武汉卫健委的消息,之前每天的检测能力只有200例每天,且要3-5天的时间,所以如何提升检测效率成了当务之急。

在眼下检测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或许是诊断性治疗,先按照普通感冒治疗,用对流感病毒的方法治疗,如果无效再冠状病毒方法治疗,事实上并没有特异性冠状病毒治疗方法。无论上海公卫的方法还是阿比多尔都是非特异性抑制,前者是干扰RNA合成酶活性后者是抑制病毒胞吞,有效的还是对症,四抗二平衡。

有些报道中提到关于大白肺触及公众的神经,但大白肺并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的特征,而是病毒型间质性ARDS在特征,衣原体肺炎和流感病毒肺炎也会如此,大家可以读读去年一月那篇中产岳父流感的文章。但大白肺出现无论是不是冠状病毒,都要抢救,但现在医疗资源被倾斜,有些遗憾。事实上去年年初流感的流行情况也很严重,老人中死亡率也不低,但它是流感大家没这么关注。而冠状病毒会让人想到03年的恐慌。最近欧美的流感其实很严重,只是他的病例数上报完整,相对死亡率就会低,但其实绝对死亡数不低,另流感病毒提不起未知恐慌,人有些麻木。

有些简单的道理大众要知道,在现在的医学水平上,多数的病毒乃至疾病都是靠自己好的,医生的作用是对症让你不会被自己的免疫反应伤害帮助你自己战胜疾病(比如流感病毒或是冠状病毒引起人死亡的原因是病毒引发人体免疫,产生强烈细胞因子风暴,身体挺不过去也就死了,医生则是通过四抗二平衡帮助人挺过去),同时对一些致病因素进行干预降低疾病的快速发展(比如对胞吞或者病毒聚合酶进行干扰)。只有像达菲之于流感病毒或是抗生素之于细菌才是特效治疗,可惜冠状病毒暂时没有,现在使用艾滋病药物的治疗或是阿比达尔治疗都是非特异但有一定效果。

另,大家要了解病毒的生存哲学,他的进化是与宿主共生而不是要杀死宿主,四代五代的毒力会逐渐减弱,除非他是生化武器。随着病毒在人传人的传代过程,病毒的毒力会不断降低,当年SARS也是如此,这也符合病毒的进化哲学,成功的病毒不是把人杀死,而是在人的有生之年共生,譬如单纯疱疹病毒就是一种极其成功的病毒。虽然对早期41名接诊病人死亡率高达15%,但作者也提到早期接诊往往都是重症病人,数据存在偏倚,三代四代病毒的传播能力会不断增加,但毒力会不断减弱。

还是期待大家能够把相信专业的人能够做好专业的事情,如果他们做不好,我们并不能做的更好。

作为能力有限的个体,别添乱别加剧恐慌,没有出现低氧血症高烧(39度)或是意识障碍,别去医院。可以通过社区网格化管理的基层组织进行预诊,不因普通感冒而占据最宝贵的资源,讲资源留给重症病人。也不用不去群中辩论,人不可能被说服不如自我选择,或许会被人说冷血,无妨,混乱之中最重要的是自保,清醒的自知。

少去人多的地方,屯1个月量的口罩,准备些白菜和红薯,咸肉火腿,估计这样瘟疫要持续到六月。更严重的是相关行业衰退,或许会成不少人运势的转折点,譬如旅游文娱体育乃至展会销售营销,上半年大概都会存在没工作没收入的情况,这才是瘟疫之后对人最大的影响 。

或许比之疫情的物理影响,眼下我们最需要的是将垮塌的心理(所谓替代性创伤)再建,上下同心共抗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