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华清韵

志愿者王禾田:开车转运病人后不敢回家,在车里睡了一夜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20-02-21 19:03  |  快讯  |  阅读 0  

姓名:王禾田 年龄:47岁 身份:武汉江岸区永清街道志愿者司机本文图均为 现代快报 图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武汉市民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英雄城市”的含义。黄鹤楼公园职工王禾田是一名志愿者司机,每天开着由面包车改装的“救护车”,往返于社区和医院之间,接转新冠肺炎患者,把他们送到方舱或是定点医院。

王禾田成为一名生命“摆渡人”,这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做了一件武汉人都会去做的事情,做了就义无反顾。王禾田准备开车工作

以下是王禾田的口述:

“你让我来吧,我是一名退伍军人”

我老家是河北的。1991年来到武汉,已经快30年了。年前,我们一家人准备回河北过年,但是疫情发生了,就留了下来。我是黄鹤楼公园的一名职工,家也住在汉口,疫情发生之后,就一直琢磨着做点什么。

可是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卖药品的,关键时候感觉帮不上什么忙。后来在网上看到有招募驾驶证为A照的司机去开救护车,我就想,这下好了,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有A照。能够出点力,真的太高兴了。

但是我也不知道哪里有需求,就想了个办法,把驾驶证的照片发到朋友圈,请朋友转发、推荐。朋友告诉我,有两家医院需要开救护车的志愿者司机,我就赶紧去咨询,发现都招满了。心里有点遗憾,想法也没有实现,但我也不能放弃,时刻关注有需求的消息。第二次,我看到武汉市政府招募疫情防控志愿者,赶紧拿起手机在网上填表申请。但是因为年龄要求40岁以下,我47岁,超龄了,还是没被录用,我很着急。后来听朋友说,社区下一步也可能开始招募志愿者司机。我就到家里所在的永清街道办事处毛遂自荐。

到了那儿,我告诉工作人员,你让我来吧,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我纪律性强,时间观念强,一定能把这份工作做好,他们第一个就选了我。

第一天上班不敢回家,在车上睡了一夜和妻子的聊天截图

自己的想法最后终于实现,我非常激动。接到消息后,我立刻就去了现场,熟悉车况,给车消毒。当天晚上,我就投入了工作,转运发热病人,一直到凌晨三点才回去。

但是等到家楼下的时候,我犹豫了。我家有两个小孩,儿子今年高考,姑娘才5岁。我想我接触过病人,风险很高,不能回家。于是干脆就在车上睡了一个晚上。

为了不给家人和邻居带来麻烦,我在小区外面找了个房子,住了一个星期。后来街道了解情况之后,就帮我们找了个地方住。在街道办事处休息

正式“工作”后,我接送的第一批疑似病人,是家住长江边某小区的一对夫妻,发热、咳嗽。有时也会接到运送轻症和重症病人转院的任务。9日晚上,我往返了好几趟,将4名轻症病人、6名重症病人,从江岸区的集中隔离点和小型医院,转移到武展 " 方舱医院 " 和金银潭医院住院治疗。从 9日晚8点半一直忙到10日凌晨1点。

“工作服”已经被84消毒液烧坏了

虽然让我们尽量不要和病人接触,但是每次接送病人的时候,看见他们大包小包的,亲人也不能陪护,我就非常不忍心,能帮忙就尽量帮忙。而且我想,穿着防护服,戴着手套,不会有问题的。我还准备了一套“专用服装”,就在工作期间穿,每次洗都用84消毒,现在衣服都被烧坏了,成了红色的。

病人身体不好,心里也会恐惧。有人上来问我:“哎呀,你们把我拉到哪里去呢,还能不能回来?”我就安慰他们:“放心,有这么多人支持,这病也不是什么大病,肯定能治好,一定能回来。”

因为当时救护车不够用,街道临时征用了两辆面包车,把它改装了一下。车内放的都是板凳,开车就要很小心。而且,戴着护目镜,经常有雾气看不清,为了自身安全,我要戴护目镜,但是为了车辆安全,又不能戴护目镜,所以有时候也是很纠结。送过病人之后,在医院附近休息

我知道有危险,但是选择了就要义无反顾

老家的家人知道我做志愿者的消息后,每天都给我打视频电话,有时候工作忙,没接到电话,他们都会担心一个晚上。工作结束,我就拨回去:“我没事,你们放心吧。”

做志愿者以来,我一直住在外边。值班的时候,就在街道吃盒饭。不值班的时候,我每天回到小区门口,等着老婆把饭做好送出来。开始的时候,她会和我说很多话,叮嘱我很多,到了后来,就只有一句“注意安全”。但是即使是这样一句话,我感觉已经蕴含了很多。我俩每次都在门口远远见一面。

每次打视频电话,姑娘都会问我:“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陪我玩?”想孩子们的时候,我就走到江边,对着家的方向,使劲儿挥手,家人站在阳台就能看见我。

儿子把在学校做实验时买的护目镜给我,让我戴上。虽然知道它并不适合防病毒,但我还是说好。通过这次的事情,我感觉孩子们也在长大。

我知道有危险,但是既然选择了,就要义无反顾。我心想,在武汉30年,它是我的第二故乡。作为武汉市民,在城市有难的时候,我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就问心无愧。若干年后,回想起现在,还是会很自豪。对孩子们来说,有时候,说一百遍,不如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去影响他们。作为 “70”后,我是“80”后和 “90”后的榜样,而他们又能做 “00”后的榜样,社会需要这样的正能量。

(原题为《武汉凡人英雄|志愿者王禾田:开车转运病人后不敢回家,在车里睡了一夜》)(本文来自头条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头条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