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香春

票房损失数十亿,线下演出行业遭遇“生死时速”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20-02-26 16:13  |  影视  |  阅读 0  

文 | 耿凌波

编辑 | 江宇琦

1月20日(腊月二十六),对大麦网客服筱希来说是极其难忘的一天。

与文娱行业其他细分门类不同,受场地、人流分布等影响,线下演出并无春节档的概念,二月份原本是演出淡季。对全年全天无休的大麦网客服来说亦是如此,春节期间的服务需求也仅为日常的20%-30%,因此大麦网也早早安排好了春节工作,以方便员工能尽早返乡过年。

但在1月20日白天,突然打进来的一批电话,却打乱了筱希和很多同事的春节安排。当天早些时候,网络上有消息称,一种新型肺炎在武汉爆发,尽管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持乐观态度,认为其不会大范围传染和扩散,但当天还是有不少用户打过来咨询退票事宜。

工作中的大麦网客服

原本清闲的春节,一时之间变得忙碌起来。筱希回忆称,突如其来的退票咨询让她忙得脚不沾地,“不要说休息,就是上厕所、吃饭都得挤出时间,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这样的突发状况,也让大麦网及部分演出商开始思考起,是否要准备退票工作,来满足用户需求。

让很多从业者没想到的是,1月20日这个忙碌的上午,仅仅只是开始。

肺炎“奇袭”春节档

“我们通常安排在春节刚过时的演出并不多。”

聊起开年的演出安排,上海开心麻花总经理汪海刚告诉毒眸:“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正月十五之前大家更愿意聚会、旅游或者看电影。”考虑到春节后不久还有情人节,而三月又将迎来演出密集月,上海开心麻花此前还是在二月底、三月初安排了35场演出作为过渡,按照公司预测,大概能创造750万票房。

上海熹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芸,也同样把首个项目放到了3月下旬吴青峰巡演郑州站,作为开春第一单。虽然演出规模不算太大,但考虑到吴青峰的人气,黄芸和团队还是期待这个项目能“小有盈利”。

倘若不是新冠肺炎,汪海刚和黄芸对于2020早春的规划或许早就已经有了不错的成果,而线下演出行业也蓄势待发。但在1月20日晚间,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指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定人传人”,紧接着同名话题就登上了微博热搜,而线下演出行业的震动,也随之开始了。

在此之前,汪海刚对新冠肺炎就有所耳闻,可受到舆论的影响,他彼时以为“问题不大”, 不会对线下演出行业造成太大影响。相反黄芸则十分敏感,因为2003年SARS爆发时,她正在筹备“左麟右李”(谭咏麟和李克勤)演唱会,因为疫情,演唱会延期了,所以当得知新冠肺炎是类似于SARS一样的传染病时,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大麦网是最先感受到这场危机到来的一方。

作为大麦网客服负责人,谭媛媛向毒眸回忆称,钟南山接受采访后不久,来自武汉等地区的演出项目退票咨询便开始激增。“客服团队一方面将一线收集到的用户声音及时反馈给业务侧,为进一步采取应对措施争取主动权;另一方面,我们预判到咨询量可能会越来越大,便开始思考如何在年节期间,通过有限的在线渠道将用户的需求承接进来”。

也正是因为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大麦网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迅速梳理各地相关情况,同步反馈给商家,“大麦网是用户与商家之间沟通最主要的桥梁,需要在第一时间替观众与商家沟通退票事宜,以减少双方损失。”大麦网商家运营中心负责人李欣颖透露。

而要知道,和电影等娱乐形式不同,“退票”在演出行业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用李欣颖的话来说:“这个行业有一定的特殊性,演出票与传统商品不同,因为有很多临时演出存在,所以退回去的票很难再进行二次销售。所以整个行业都没有一套完整的退票机制。”

面对退票,也的确有一些演出方表示了迟疑,但好在多数从业者都表示了理解,大麦网得到的反馈基本上都很积极。多方协同下,1月21日大麦网发布了针对武汉地区在春节期间的退票政策:春节期间在武汉地区举办的所有演出项目均支持无条件退票;已购买春节期间在异地演出的武汉用户,凭有效证件(交通凭证、武汉当地居住证等)均可无条件退票。

大麦网于1月21日发布通知

此时距离疫情新闻爆发刚刚过去不到一天,很多人还在劝家里的长辈戴口罩,不少人并没意识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究竟会带来怎样的连锁反应。

忙碌的除夕夜

1月22日晚,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连发5道通知,宣布武汉封城。

封城通知的下发,让各界对于疫情的重视程度大大提升。黄芸因为一早就有所心理准备,所以听到封城消息之后,她便在第一时间给统筹公司发邮件表明立场:“第一选择当然是演出延期,但如果艺人后面没有档期、无法顺延,取消我们也接受。”

按照她的判断,以SARS当年的节奏,演出行业想要完全恢复至少要到八、九月份,如此一来2020年演出行业的黄金期就只剩下九月、十月和十一月份。“上半年没有做的演出势必会全部挪到下半年。”黄芸认为一旦演出扎堆,不管是场地还是安保都会成为稀缺资源,“大家都扎堆儿在一起,对于我们这类体量的演出来讲未必是好事。”

但像“吴青峰巡演郑州站”这样立下决断的项目并不多,虽然汪海刚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查看上海大剧院公众号看到,相关剧目已经出现退票情况,可在1月22日前后,他内心依然抱着一丝希望毕竟当时影院也都没有宣布暂停营业,春节档影片还在做着各种宣传。

要知道,取消演出对于上海开心麻花而言并非小事。与黄芸所在的上海熹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不同,上海开心麻花90%的收入都依赖于演出票房,而前者由于还有别的业务线这部分收入仅占30%。因此,汪海刚当时采取的策略是“走一步看一步”,先安排旗下公众号向观众发出通告,2月3日决定演出和退票安排,请观众放心。

演出方可以观望,但大麦网等票务平台的“战事”却已经全面铺开。随着武汉封城的消息以及其他疫情信息扩散,大麦网的退票需求迎来峰值,不仅仅是武汉,很多地区的消费者开始陆续退票。单单腊月二十九、腊月三十和大年初一这三天,人工接线咨询量就相当于去年同期的28倍。

好在早前处理武汉地区演出的退票工作时,大麦网就一直在想办法承接用户需求,因此在退票峰值出现的第一天,大麦客服就紧急上线了“在线退票登记表”,通过表格的形式将退票需求集中收集起来,再作后续处理。谭媛媛向毒眸透露:“最多的时候,一天能登记三、四万份。”

高峰时,每个客服每天仍然至少要接200-300个电话。当时用户门最关心的无非是两个问题:一是确实去不了了,想了解怎么退,流程怎么提交;二是一些热门演出票不好抢,询问演出是否延期或取消,以及具体什么时候演出能够恢复正常。

针对这些咨询,大麦网还通过短信、人工智能客服系统各端多次触达用户,帮助消费者解疑释惑,顺利完成退票拿到票款。

至于针对想要了解演出延期、取消信息的用户,大麦网客服也第一时间将信息反馈给业务人员,后者通过与主办方不断地确认信息,最后在大麦网上将相关演出的取消公告或者延期公告放出来,及时做出信息对外的传递但对于演出究竟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答案。

“战事”再升级

1月26日,武汉市委副书记、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武汉市有1100多万常住人口,户籍人口990多万,流动人口将近500万。因春节因素和疫情因素,大约有500多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还有900多万留在武汉。”

听到“500万”这样一个数字,黄芸的第一反应是:“这已经不是一个城市的问题,而是一个国家的问题,我感觉文娱界真正的冬天要来了。”

她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没多久,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纷纷作出一级响应,“复工延期通知”在全国范围内下达。与此同时,包括开心麻花、繁星戏剧村、孟京辉工作室等演出商们也终于下决心壮士断腕,开始主动对2月份演出进行延期或取消。

开心麻花演出发布通知

汪海刚告诉毒眸,早在1月28日,开心麻花就已经在召集高层开会讨论解决方式。2月1日,开心麻花正式宣布,取消二月份全国56部话剧的100多场次演出;2月10日,开心麻花第二次发布取消公告;截至3月中旬,全国范围内开心麻花共取消了240场演出,仅上海就涉及到150万的退票金额。

汪海刚粗略估算了一下,按照当前疫情的发展趋势,全年大约有1/5-1/4的演出无法实现,占到全年演出收入的10%-15%,单上海开心麻花的收入损失规模就可达千万量级,其中自营演出收入750万、巡演收入200万。“如果疫情反复,这个损失可能会上升至年收入的20%甚至25%都有可能。”

除此之外,还包括场地成本、人力成本和设备折旧,虽然有关部门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给予了演出行业一些政策上的扶持,但汪海刚估算这方面依然要有400万-500万的支出。

针对演出商的这种情况,大麦网商家运营中心也在1月底开始思考面向行业的扶助政策。李欣颖表示:“复工之前,公司召集大家开会,讨论‘后续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当时我就提到一点,要去做一些商家的关怀或者帮助,只是当时还不确定具体是什么。”

2月3日,复工第一天,结合商家运营中心和BD侧的反馈,大麦网高层立刻召开会议,一致讨论决定疫情期间帮助合作伙伴缓解资金压力,提效降本。2月4日,大麦网正式对外发布《大麦网致合作伙伴的一封信》,宣布从佣金减免、金融扶持、提前返款等方面帮助合作伙伴共渡难关。“从商讨到决策执行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李欣颖表示。

公开信第一条提出,自1月20日至2月29日,针对全国范围内因疫情明确取消演出项目的合作伙伴,大麦网对其已售或退票部分予以“代理费全免”,该范围不包括非普通代理模式合作的项目;在此期间,因疫情原因而发生的退票部分免除代理费。

在汪海刚看来,大麦这样的做法非常及时,或者说务实:“因为票都已经售出了,等于说大麦的劳动和成本已经付出了,此时做这样的举措等于放弃了自己理应得到的服务费,不仅对观众来说非常是时候,同时也减少了演出商的顾虑。”黄芸对此也很十分欣赏,“这点儿还是挺感谢大麦的,我觉得这个做法还是比较大气的。”

截至发稿前,减免佣金、提前返款的相关政策已经覆盖了750个商家,2500余个项目。

“盛食厉兵 ”,以待来日

各种退票、免代理费措施,能够缓解演出行业短期的困局,但未来仍是很多从业者所担心的。

从2月初开始,各地都发布了假期延长或者推迟办公的通知,不少公司基于安全考虑,都选择了延迟开工或者选择线上办公,很多小区还限制出入。这让不少还在观望、原定于3月开始的演出,也都纷纷选择取消。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月7日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显示,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月7日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

黄芸告诉毒眸,“疫情结束后,或许会爆发大规模的报复性消费”,但这一天到底什么时候来,谁也拿不准。

演出市场回热,取决于疫情进展,演出机构的主动姿态和动作也很重要,汪海刚透露,开心麻花日后会率先在上海开放公益演出,还会专门安排去武汉进行慰问演出。与此同时,上海开心麻花已经启动策划“春暖麻花开”特别演出季,用希望和重拾欢乐的主题及一系列优惠活动来吸引观众回到剧场。

尽管这样的想法让汪海刚很有干劲儿,但对于演出商而言,这意味着在刚刚损失了千万量级演出之后,还要支付一笔不小的成本投入。好在开心麻花体量不小,且目前现金流尚稳定。

但对于许多中、小型企业而言,日子或许就真的不好过了。

“演出行业,100人以上的大公司底子厚,相对稳定;10人以下的微型公司人力成本小,压力小;但对于30人-50人的中、小型公司而言,高额人力成本支出造成的现金流压力,当下的困境可能是一个比较难迈过的坎儿。”汪海刚告诉毒眸。

正是基于这样的行业背景,大麦网在致合作伙伴的一封信中也重点聚焦到了金融支持上,表示为缓解演出商资金周转压力,将协同娱乐宝为商家伙伴提供轻便化、线上化、简单化的融资服务,提供更低成本、长时限的金融支援。

当前,大麦网已经协助部分商家与娱乐宝方面展开了深度洽谈,并协助双方打通了申请和评估流程。李欣颖告诉毒眸,最快三月初,第一批商家将会得到娱乐宝方面的融资支持。

除此之外,疫情结束后,大家最焦虑的还要数上半年档期挤压、下半年演出扎堆的问题。《大麦网致合作伙伴的一封信》中也提到,针对延、改期项目,大麦还会提供大数据分析、项目评估、场馆预约等服务,助商家“盛食厉兵 ”,等待复工。用黄芸的话来说,“这本身就是大麦的优势,对疫情结束后整个产业的恢复也将起到一个指引作用。”

不仅如此,这次疫情还让她对产业升级有了一个更加深化的认识,“我们越来越意识到无纸化的可贵,全程使用一个二维码,完全不存在退票、票纸要快递等等,一些繁琐的人工干预的事情,非常便捷高效。”虽然对于动辄三、四万人的室外演出而言,无纸化的推行很难一步到位,“但我们可以陆陆续续推进,我了解到,大麦网已经在演唱会现场尝试无纸化了”。

“在某种角度上,疫情也倒逼我们沉淀思考、做出改变。”对此,汪海刚也感触颇深。

阿里文娱电影演出业务总裁李捷春节前就一直和大麦网、阿里影业的核心管理层保持着沟通,他也表示:“阿里文娱既要有家国情怀、有担当,同时也是一支铁军,困难有,但非常时期必须抓住时机窗口,做业务破题和创新”。

在毒眸看来,尽管当下对演出行业来说困难重重,但好在通过多年的市场培育,观众已经和一些头部内容间形成了较强的黏性。2月21日,大麦网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全国超过800场被延期的演出中,平均66%的粉丝没有退票而是选择了保留订单;其中,对头部演唱会最难以割舍,订单保留率为75%。“危中有机”,或许这是一个健康发展的产业,在面对疫情压力时最真实的反馈。

原标题:《票房损失数十亿,线下演出行业遭遇“生死时速”》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