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错鸯

我眼里的手机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20-04-08 09:23  |  快讯  |  阅读 0  

我的爸爸是一名刑警,而我的妈妈是一名辅警。作为独生子的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我觉得应该是百万宠爱集于一身的。但是,自有记忆开始,我的记忆中爸爸、妈妈最亲昵的东西却是手机。渐渐地,我懂事了,我对手机产生了爱、恨交织的复杂情绪,我不知道对于这个物品我该怎样取舍!

我讨厌手机!对于手机的讨厌是一种无法表达的情感。当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聚餐,本可以享受天伦之乐时,爸爸的手机铃声响起瞬间就能打破这种和谐的气氛。“收到,我这就到岗。”这是他对着手机的常用口头禅。迅速着装,回头一句“我走了”,就完成了所有的告别。

我知道任务或者现场可能是警察这个职业永远的魔咒,而作为儿子的我根本阻止不了爸爸的脚步,只是我内心真的渴望有爸爸、妈妈的陪伴;我也想和其他小朋友一样,爸爸、妈妈一起拉着我的手去外地旅行;渴望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看到爸爸、妈妈都在身边,一家围坐在一起吃早餐;渴望放学之后,爸爸、妈妈能一起站在学校门口接送我上学……可是,都没有,因为手机叫走了我的爸爸,让爸爸永远缺席我的家长会,缺席我的生日,甚至爷爷、奶奶的六十岁大寿。

有时候,我也挺喜欢手机的。有时候,爸爸执行任务好多天不见,我突然觉得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声音或者模样时,我会拿起妈妈或者爷爷、奶奶的手机给爸爸打电话或者视频,我可以看到爸爸穿着他喜欢的警服在执行任务的样子,或者听到爸爸和蔼的声音,这样我会觉得爸爸就在我的身边陪伴着我,好开心!当然喜欢手机也不止这么一点,我还可以在手机上面偷偷的玩我喜欢的游戏,还有观看我喜欢的动画片。

或许我错怪了手机,但是我只是希望着、盼望着这个世界犯罪能少一些,坏人少一些,这样每一个做警察的爸爸、妈妈就可以回到家中陪伴他们的孩子,让他们的成长过程不再缺失! 永昌县第二小学学生 何嘉启

何嘉启的爸爸何志斌是永昌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 。妈妈刘艳是永昌县公安局指挥中心辅警 。自疫情发生以来,夫妻二人始终坚守一线,携手战疫。他们小小的付出只为身后更多的家庭。@金昌公安@永昌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