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慧眼财经

新财富喊停“后遗症”:卖方数量或减半,服务向头部聚焦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18-09-27 07:54  |  快讯  |  阅读 311 次

在 方正饭局 事件之前,券商分析师行业因五花八门的拜票逐渐脱离研究本质,引来的外界非议声不断增多,业内抵制之声渐起。随着新财富官方的一纸声明,这项关系着券商研究员能否早日 走上人生巅峰 的评选戛然而止。

在证券市场上,券商这样的卖方公司通过向基金等买方机构提供个股行业宏观等方面的研究支持与服务,可以获得后者新财富投票以及基金分仓收入。天相投顾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券商在公募基金的分仓收入总计达到74.75亿,同比下滑3.88%。很大程度上,佣金收入与券商研究所的研究能力呈现正相关关系,近两年来研究实力突飞猛进的长江证券就是一个颇为典型的例子。

在沪上一位资深公募基金经理看来,新财富评选取消后,受到影响最大的是小券商以及中小买方(机构)。 以后大券商对小买方的服务也会减少,因为要控制成本,覆盖面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广。

户部财经了解到,目前券商来自于公募基金的分仓佣金率基本是维持在万八的水平,不过也有券商下降到万四。由于佣金支出来自于基金持有人,佣金率越低,自然越有利于基金持有人的利益。

一顿饭 毁掉 新财富评选

新财富评选在助推券商研究所向卖方业务转型及提高卖方研究价值方面功不可没。方正证券这顿 天价 饭局前,叫停新财富评选的声音并不少,甚至有一些券商已经萌生退意。但更多的券商以及研究员们似乎已经习惯将每年的新财富评选视为工作的一大重心,频繁奔走于买方,或许只为 给对方留个印象 。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的体悟是,过去十年之间,对于卖方业务来说,相对而言销售和服务的价值在明显上升,基础研究的价值有所下降;结果正误的重要性在显著提高,看法独创的含金量相对缩减。

新财富评选为人所诟病的是,与名利有了太紧密的联系,便容易产生太多场外因素乃至失控。近些年来,为了在新财富评选中取得好名次,券商拜票各出奇招,路演、爱心早餐早已过时,泳装秀、影星助阵、豪华游艇酒会等也是五花八门。

回头来看,新财富开始组织机构投资人对卖方分析师进行投票排名活动,发轫于中国机构投资和卖方研究业务萌芽初起的时候,时机的选择可谓精准。

1997年起,券商的研究所开始利用行业分工和调研的优势,出售报告赚取收入。到了2000年,对券商研究所而言,由于基金行业的大发展,券商研究所遇到一个大好的契机。当时,一篇名为《国泰君安证券研究通讯》的文章提出,研究所要以机构客户为主要服务对象,研究要围绕着满足客户的答疑解惑需要,根据客户偏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这个思路否定了此前中国证券公司研究所对内服务的普遍模式。

随着共同基金的崛起,券商研究也创造了全新的服务和盈利模式,开启了中国证券投资咨询业 客户导向的卖方研究模式 时代。2003年新财富杂志首次在国内推出 最佳分析师 的评选,2005年之前,新财富上榜似乎没有和薪酬挂钩。后来,陆续有券商研究所开始按新财富的上榜名次开始挖人。

新财富评选停掉或改革是迟早的事,只是饭局事件成了导火索。没了新财富,还会有其他评奖。评奖不是问题,形形色色的拜票也证明了选票的价值。 业内人士表示。

分仓与新发基金

随着2017年基金年报的披露完毕,来自公募基金的券商分仓收入也随之出炉。据天相投顾数据,2017年券商在公募基金的分仓收入总计达到74.75亿,同比下滑了3.88%。

具体来看,分仓收入排名前十的券商分别是中信、长江、招商、广发、海通、中信建投、天风、申银万国、兴业以及中泰。其中,中信证券于2017年的分仓收入是3.98亿排名第一,长江证券以3.7亿仅次于中信排名第二;招商的分仓收入是3.53亿,排名第三。

与前一年相比,长江证券和中信建投的排名均升高6位,天风证券更是相比2016年升高了26位,在2016年天风只排在第30位,分仓收入也从0.66亿激增至3.1亿,交易佣金量同比大幅增长368%,可谓突飞猛进。相比之下,银河、国信、国泰君安掉队比较明显,比如国信证券的佣金收入从2016年的3.02亿降至2017年的2.03亿,佣金跌幅为32.8%,排名也跌出前十,从前一年的第9名跌到了第18名。

需要看到的是,券商佣金收入的 头部效应 也非常明显。统计进一步显示,分仓收入的前20名券商占据了市场超七成份额,同时前20家券商在2017年的股票交易量达到6.51万亿,占比总额也超过70%。

现在行情不好,一些基金的规模也是拿着分仓权与券商交换来的。比如为了保成立,2个亿规模对应50倍的交易量,就是100亿。按照万八计算就是800万。相当于保2个亿规模给券商打800万的佣金。 深圳一家公募基金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近来随着交易佣金率的不断下行,券商的佣金率也不断下降,一些已经低于万五的水平。不过,公募基金佣金的支出占到管理费支出的比例各家基金都有所不同。以长盛成长价值为例,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基金管理费支出为235.8万,佣金为68.2万,佣金占到管理费的比例约为28.9%。而在宝盈策略增长混合中,该基金上半年管理费1635.6万,佣金高达1270.5万,佣金占到管理费的比例为77.7%。

卖方数量或减半

往年,研究员们更看重新财富的投票,排名靠后的券商将基金分仓的重要性摆到了首位。毕竟没有新财富加持的分析师们,基金分仓的佣金是其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来自公募基金分仓的收入,与券商研究所的综合实力相关。很大程度上,佣金收入与券商研究所的研究能力正相关。这也是为何不少中小券商研究所在近两年投入重金招兵买马的重要原因。

基金分仓是指券商主营业务是经纪业务,而基金公司不能申请席位交易,只能从券商那里租席位。由于开放式基金规模大,仅通过一个券商的交易席位可能会影响成交速度,因此会通过多个的交易席位同时交易,这种现象就是基金 分仓 。

北京某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分仓就是公募基金根据各个证券公司的服务进行打分派点,进入一定名次后有权利拿到公募基金的交易资源,其实也就是主要给一些中大型券商。一般而言,行业的佣金率水平大约保持在万八的水平。

长江、天风这两家在武汉的券商这两年冒了出来,研究员的研究服务水平表现的确非常出色。 某上市公司董秘与户部财经私下交流时便表示。

研而优则仕 的现象也出现在研究所管理人员的任命上,并且收效明显。比如连续多年拿下电子行业新财富第一的赵晓光在2016年加盟天风任研究所所长; 新财富白金分析师 的刘元瑞2017年担任长江研究所所长不久,又于当年年底接任长江证券总裁,也成为长江证券首位80后总裁,并创下研究员最快晋升纪录。

交易规模的持续萎缩,加上卖方分析师成本的高企,可能已经使得边际上的券商难以由此获利,行业整合的压力正在开始显现。未来从事卖方业务的机构在目前的数量上减少一半,也许不会是过于激进的估计。 高善文分析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