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财神

中弘股份“囚徒困境”:股东急于撤退使退市危机加剧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18-09-27 18:16  |  快讯  |  阅读 569 次

屋漏偏逢连夜雨。对于近来深陷退市危机中 股价保卫战 的中弘股份(000979.SZ)而言,二股东26日晚间的一则拟减持股份公告无疑将令公司雪上加霜。人人急于逃离,中弘股份 囚徒困境 的结果将使市场上没有胜利者?

急于撤离的二股东

中弘股份9月26日晚间公告称,公司股东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增富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 增富1号 ),拟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公司总股本的6%。其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其中每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的,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4%,其中每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拟减持期间为协议转让自公告之日起;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窗口期不减持)。

数据显示,增富1号目前持有中弘股份约80027.31万股,占中弘股份总股本的9.54%,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资料显示,增富1号是通过参与中弘股份2016年的定增而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其当时的入股价为2.82元/股,在经过历年的分红送转之后,这部分实际持股成本约为每股2元。

此前,中弘股份曾公告,增富1号自2018年3月27日以来的6个月内,共计减持公司16781.2022万股,占公司股份比例为2%,减持均价为1.1470元。而9月26日晚间的减持公告则充分显示了增富1号即便亏损也要及时逃离的决心。

糟透了的公司基本面

作为A股市场中的另类明星股,中弘股份的基本面其实很多投资者都很熟悉,更不用说近来还闹出了和加多宝的债务重组闹剧,更是使得公司备受关注。

而从9月26日晚间公司公布的另一则公告来看,9月25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727.07万元,全部为各类借款。截至2018年9月24日,公司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1.78亿元,加上这最新的一笔,公司逾期债务本息合计已达52.35亿元,而公司目前的总市值才78亿元。

数据显示,中弘股份2017年巨亏25.11亿元,2018年上半年继续亏损约13.26亿元,以目前的情况来看,2018年全年出现大幅亏损已经很难避免,这也意味着明年公司就将戴上*ST的帽子。

中弘股份的危机还不止于此。

由于此前几年持续大幅送转股份,中弘股份在股本大幅扩张的同时,股价也出现同步下降。低迷的股价本身已经成为中弘股份退市危机的根源。

根据目前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停牌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证券交易所应当终止其上市交易。

9月27日,中弘股份(000979.SZ)以0.93元报收,这已经是其连续第10个交易日报收于1元以下,如果在随后的10个交易日内中弘股份的股价不能回升到1元(含)以上,公司就将被交易所实施终止上市交易的处罚。

而在此前,中弘股份曾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只是在9月5日股价涨停的带动下才勉强以1元报收,暂时解除了危机。

股东们的 囚徒困境

面临退市危机的股票,无疑成为了股东们手上烫手的山芋,即便亏损也要套现离场成为了大家共同的选择。

除了上述增富1号之外,同时通过定增进入中弘股份的国都证券和齐鲁资管的几个资管产品近来也纷纷开启了 卖卖卖 模式。从公司最新中报数据来看,国都证券-浙商银行-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较一季度末减持了8310万股,齐鲁证券资管-兴业银行-齐鲁碧辰8号定增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较一季度末减持了8390万股。而增富1号自2018年3月27日以来的6个月内,更是合计减持了16781.2022万股。

不过,机构股东们纷纷夺路而逃,无疑也给公司的股价增添了很大的压力,这或许也是中弘股份股价长时间跌破1元的原因。公司基本面的坍塌使得很少有机构愿意接盘这些股份,而仅依靠散户提供的市场流动性又很难承受机构如此大的抛压,于是股价的大跌也就不可避免了。

而随着股价跌破1元,股东们就开始陷入了经济学上所谓的 囚徒困境 之中。所谓的 囚徒困境 ,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具体到中弘股份,机构股东们急于抛售使得公司股价承压,如果无法回升到1元以上,在20个交易日内要想卖出更多股份显然不可能,则将承受巨大的损失。但如果现在不卖股价仍然回不到1元上方,则损失将更大。

从实际情况来看,在增富1号公布了减持计划之后,中弘股份27日股价大跌4.12%,报收0.93元,原本有希望回到1元以上的股价走势再度受阻。后续各方将如何展开博弈或将成为A股市场上又一个经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