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财经读者

华闻传媒13亿投资被骗追踪:或已遭“阜兴系”吞没

来源:互联网  |  发表于2018-10-25 15:18  |  快讯  |  阅读 499 次

3亿元投资,一年后才发现被投资方早已失联。10亿元的文旅基金,买了债权包不说,近一年后也才惊觉可能血本无归。这样的奇葩故事双双发生在了华闻传媒(000793.SZ)身上。

10月23日晚间,华闻传媒自曝,13.33亿元的投资款项遭侵害,已于近日向海南省公安厅报案。据公告,其中3.33亿元在2017年9月投向义乌商阜创赢,但商阜创赢不仅至今未将华闻传媒登记为合伙人,且已彻底失联;另外的10亿元则是于去年11月参与设立了海南国文文旅基金,但华闻传媒在最近跟进项目中发现,文旅基金购买了常州恒琪资管债权资产包项目,但交易对方恒琪资管涉嫌违约及刑事犯罪,原始债权人青联宝力、债务人吉林经贸也可能共同犯罪,可能将导致10亿元投资款无法收回。

户部财经调查发现,华闻传媒这两笔款项的失踪与 阜兴系 都难逃关联,且很大可能已遭 阜兴系 吞没。工商资料显示,股权穿透之后,商阜创赢实际由阜兴集团控制,且A股另一上市公司 小商品城(600415.SH)也有间接持股。此外,种种证据证明,恒琪资管、青联宝力、吉林经贸或也均为 阜兴系 操控,深涉 阜兴系 与朱一栋的相关骗局。

华闻传媒相关人士对记者称,公司已向公安提供了报案材料,目前案件尚未立案,并多次强调公司也是 受害者 ,且与 阜兴系 已撇清关系。不过,记者梳理股权关系却发现, 阜兴系 的 马甲 仍然持有华闻传媒的股份,比例甚至超过其实际控制人国广控股。

13亿背后的 阜兴系 骗局

天眼查信息显示,商阜创赢有三家股东,大股东为义乌小商品城阜兴投资中心(下称 义乌阜兴 ),持股98%;阜兴集团控制的的跑路私募之一西尚投资和义乌小商品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

记者进一步挖掘发现,义乌阜兴实际由阜兴集团控制,直接间接持股约50%。而另一家持股49.9%的股东义乌中国小商品城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 义乌金控 ),100%控股股东是A股另一上市公司 小商品城。

同样,华闻传闻公告涉嫌违约甚至刑事犯罪的恒琪资管,其法人代表及持股80%的股东为朱明亮,天眼查信息显示,朱明亮是19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和19家公司股东,此外他还出任了27家公司的高管。而在这些公司之中,大多数均为 阜兴系 控制的投资公司。

此前,曾有接近 阜兴系 实际控制人朱一栋的沪上人士向记者透露,朱一栋本人公私不分、挪用公司资金购买豪宅挥霍,公司内部由其一人说了算,甚至让自己的司机、公司仓库保管员等无关人等充当马甲,冒名顶替其名下公司法人代表之、股东等职务,朱明亮正是这样的角色。

13.33亿消失与阜兴系难逃关联,那这些钱又究竟去向了何方,为何已过一年华闻传媒才发现投资不翼而飞?

按照华闻传媒公告,近期公司从内部风险防控的角度对外部投资项目进行核查,才发现了上述两笔投资款项被侵占。其中3.33亿元已可能被商阜创赢的其他合伙人挪用,华闻传媒称通过各种途径已无法与商阜创赢取得联系。记者查询及致电发现,商阜创赢及其合伙人,要么无任何公开电话,要么电话无人接听。

而文旅基金购买恒琪资管的债权资产包项目,华闻传媒认为恒琪资管不仅存在违约,且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债权资产包的原始债权人青联宝力和吉林经贸涉嫌共同犯罪,这意味着可能间接导致华闻传媒10亿元投资款无法收回。

记者从 阜兴系 跑路私募 意隆财富某投资人处了解到,恒琪资管、青联宝力、吉林经贸或均为 阜兴系 操控,深涉 阜兴系 与朱一栋案件。

该投资人介绍,类似于华闻传媒所购买的债权资产包,并不止一个,最初都被意隆财富包装为来自于青联宝力与吉林经贸之间的应收账款,青联宝力将相关的债权以资产包形式公开转让,而接盘的就是恒琪资产,之后恒琪资产再与意隆财富签署协议,向投资人销售相关理财产品,承诺的年化收益几乎都在10%以上。

10月24日下午,记者就此事致电吉林经贸相关人士,该人士一口否认曾与青联宝力及阜兴集团有过合作,存在过债务关系。并称公安机关此前已来公司进行过调查,据其了解公司与 阜兴系 确无关联。

不过,吉林经贸对外投资记录却与该人士所称存在出入。天眼查显示,吉林经贸曾与阜兴集团共同投资了易财行、源岑投资、郁泰投资、常州锯辉等7家投资公司,并在 阜兴系 事发前后逐一退出。以易财行为例,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8月,原始股东为阜兴集团和意隆财富,2015年10月,意隆财富退出,吉林经贸成为新增股东,直到在2018年4月,吉林经贸才退出易财行,彼时朱一栋已因涉嫌操纵大连电瓷股价被调查。

类似的是,青联宝力虽然在股权上与 阜兴系 难以看出关联,但该公司两大股东翟羽佳(持股51%)和李刚(持股49%)均在 阜兴系 关联公司任股东或高管。

对于两笔款项的去处,华闻传媒相关人士24日下午对户部财经表示,公司已提交了报案材料,之后会配合调查,以公安追查为主。当记者疑问为何时隔一年才发现被骗,该人士解释称,投资合作方在合作期间具备一定的独立运营空间,具体情况公司并不清楚,也是在调查后才发现被欺骗。

与 阜兴系 难撇清

尽管华闻传媒一直躲闪,但在监管的几度问询下,华闻传媒近日承认了与 阜兴系 之间的潜在关联。

早在7月24日,深交所曾向华闻传媒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对前海开源基金发起设立的三支资管、信托产品 煦沁聚和1号、前海开源聚和、前海开源鲲鹏(以下合称 三支资管计划 )是否与 阜兴系 存在关联,并披露出资方的各层产权及控制关系。

在随后的回复函中,华闻传媒回应,据前海开源基金基于必要的客户信息了解和调查以及已经掌握的事实,无法判断三支资管计划的出资方是否与 阜兴系 存在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三支资管计划合计持有华闻传媒股份达到8.12%,而 煦沁聚和1号 系开源凯悦的委托人,开源凯悦的间接劣后方是常州煦沁投资中心(以下简称 常州煦沁 ),普通合伙人、有限合伙人分别由朱明华、徐祯华担任。这两人和朱明亮一样,在 阜兴系 旗下多家公司担任法人、股东及董监高。

8月22日,深交所再度向华闻传媒发函,要求说明常州煦沁的徐祯华是否通过三支资管计划持有华闻传媒股份。对于此问询,华闻传媒则以 合伙企业实际控股人为普通合伙人,但徐祯华是有限合伙人 为由,回复不能确认为公司自然关联人。

但7月31日,证监会正式下发对朱一栋的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在这份决定书中,证监会明确指出,煦沁聚合1号系阜兴集团控制。10月9日,深交所据此三度问询华闻传媒。华闻传媒终于 松口 ,称根据上述决定书,并查阅大连电瓷以往前十大股东名称,确认 煦沁聚和1号 属于阜兴集团控制。且根据前海开源基金和常州煦沁签署并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前海开源聚和、前海开源鲲鹏与 煦沁聚和1号 属于一致行动关系。

此外,华闻传媒也终于明确回复称,常州煦沁应与 阜兴系 存在一定的关联,朱明华亦可能与 阜兴系 存在一定关联。

在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被曝跑路后, 阜兴系 债务危机波及关联上市公司,为了证明清白,少受牵连,华闻传媒大股东国广资本迅速开启了关系剥离。7月11日,华闻传媒公告,兴顺文化以业务调整需要为由,向和平财富转让所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三天后,国广控股即完成工商登记变更。

时间回到2016年11月19日,国广控股当时的股东金正源将其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协议转让给兴顺文化,作价5.26亿元。转让完成后,兴顺文化实际控制人朱金玲(朱一栋的堂妹)与国广控股一起成为华闻传媒的两大实际控制人。

不过,天眼查显示目前国广资产的法人代表依然是朱金玲,而国广资产的第二大股东永繁投资(持股比例41.97%)与兴顺文化存在不可回避的关联关系(见户部财经7月22日报道《华闻传媒难脱 阜兴系 阴影,持股信托爆仓何解》),永繁投资通过国广资产仍间接持有华闻传媒5.08%的股份。

也就是说,在兴顺文化 撤出 华闻传媒前,通过直接间接持股, 阜兴系 控制华闻传媒的股份或许一度达到了20%。即使兴顺文化转出股份,永繁投资与上述三支资管计划的持股仍有13.2%,远高于国广控股。

最新数据显示,国广资产持合计有华闻传媒13.69%的股份,其中直接持有的1.64亿公司股份在10月12日已被上海市第二人民法院全部轮候冻结,对于是否因 阜兴系 案件冻结,抑或有其他原因,上述华闻传媒人士回应称暂未有进一步消息。